× bob娱乐导航
bob娱乐app
分类
假蜜横行冲击市场 集蜂堂急盼国标提升(组图)-bob官网
发布日期:2019-02-12

集蜂堂蜂胶生产线集蜂堂对养蜂基地的场地选择颇为讲究假蜜横行冲击市场假蜜横行冲击市场集蜂堂蜂胶生产线集蜂堂对养蜂基地的场地选择颇为讲究 睡前一杯蜂蜜水已经成为不少人的生活习惯,然而,一直被市民视为安全营养品的蜂蜜,近日被曝光含有违禁抗生素氯霉素,蜂蜜市场面临一场信任危机。更无奈的是,由来已久的造假顽疾不仅给消费者带来“甜蜜的谎言”,也让不少真蜜生产商伤透了心。企业该如何层层把关让消费者喝到纯天然蜂蜜?造假市场有啥新花样?正宗老牌蜂蜜生产商集蜂堂为您揭晓答案。 问题回应仅一批次蜂蜜氯霉素超标,现已全部清退 前几天,山东省食药监局发布报告称,集蜂堂枇杷蜂蜜氯霉素超标。氯霉素属于广谱类抑菌抗生素,是治疗伤寒的特效药。蜂蜜中之所以检出氯霉素,很可能是蜂群染上一种叫做“幼虫腐烂病”的疾病,因治疗需要,蜂农将少量的人用氯霉素碾碎,掺入蜜蜂的专用食物中,蜜蜂吃后酿造的蜂蜜就会含有微量的氯霉素残留。不过专家表示,市民不用过分担心,按照蜂蜜的日均摄入量来看,一般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经公司大力宣传,并提出具体要求,蜂农全部不再使用氯霉素。 集蜂堂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坦言,现行蜂蜜国家标准并没有氯霉素这一检测指标,在去年媒体曝光其他品牌蜂蜜出现“氯霉素事件”后,公司对所有产品进行自查,发现500克枇杷蜂蜜2014年10月12日这一批次有问题,并及时通知市场退货,无奈个别偏远门店未退干净。而此次被曝光的问题蜂蜜正好是那些“漏网之鱼”。 该负责人还给记者出具一叠检测证明,上面显示,今年2月以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先后对集蜂堂蜂产品抽查7个品种16个批次,全部合格。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6月2日公布的《山东省食品安全监督抽查信息2015年第6期》中,抽查集蜂堂3个品种6个批次,全部合格;9月2日公布抽查结果中,不合格品种仅为500克枇杷蜂蜜2014年10月12日那一个批次,其他批次均合格,且公司已对不合格批次已全部清退。在2015年6月9日公布的《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安全抽查第四期》中,抽查该公司产品3个品种3个批次,全部合格。 吸取教训全自动化设备国内领先,工人卫生不合格随时调离 经历问题蜂蜜一事,集蜂堂举一反三,在投巨资建成完善检测平台的基础上,进一步修订相关标准。投资1300多万元,新建600平方米中心化验室,添置更新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高效液相色谱仪、气相色谱仪、蛋白质测定仪、酶标仪等检测仪器,提高对产品中农残、兽残、抗生素残留和重金属的检测要求。 过去一年里,集蜂堂还全力投入新厂房建设,聘请武汉医药设计院专家,严格按照国家和省级相关部门的标准进行设计、施工,目前已完成3600平方米车间净化改造、5000平方米仓储改造。另外,该企业还投资5000多万元,淘汰了2008年购进的蜂蜜浓缩、灌装生产线,购进国内最先进的低温减压真空浓缩生产线和全自动灌装线,自动洗瓶、灭菌生产线,新添设备100多台套。淘汰了旧的胶囊产品生产线,购置安装了软胶囊、硬胶囊2条全自动胶囊生产线。 集蜂堂还制定了一套近乎严苛的管理制度,比如,生产人员的健康状况和个人卫生如不合规范,随时调离岗位。再比如,蜂蜜灌装线上,从洗瓶到拧盖的整个过程都是全自动化,不容许工人直接接触瓶口,避免二次污染。 质量把关从原蜜到成品,要过五道检测关 邹卫科从2003年开始在位于湖北的随州市集蜂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任职,从生产一线干起,如今升至公司总经理,在其本人及公司其他员工看来,让懂技术的人来做总经理,足见公司对技术和产品质量的重视程度。 邹卫科介绍,十多年来,集蜂堂一直将质量把关放在首要位置,从原蜜到成品蜜,必须经过至少5道检测关方能投入市场。 集蜂堂现有近百家养蜂基地,两三千家合作蜂农。“在哪儿养蜂最好?场地选择颇有讲究,周围十几公里不能有工厂,不能有经济作物,为保证源头无污染,我们的养蜂基地都建在深山里,如湖北大洪山琵琶湖库区和古银杏自然保护区。” 原料采集首先要过入库关。每一家蜂农提供的每一桶原蜜都要取样检测,确保无重金属污染、无化学药物残留。检测项目近20项,只要有一项不合格,便全部退货。入库关过后,工人们要根据蜂蜜品种,将原蜜分类,装进承重25吨的原料罐里。由于罐中混合了来自不同蜂农的原蜜,所以需要再次取样检测,合格才算过了原料关。 蜂蜜生产,要经过过滤、灭菌和浓缩这3个物理处理步骤。过滤要经5道过滤,把杂质过滤干净;灭菌用的是“瞬间高温法”,瞬间通过为的是防止营养成分流失;“真空低温浓缩”过程中,温度控制在50℃以下。 浓缩之后出来的就是百分之百纯正的成品蜜,整个物理处理过程不加任何添加剂,不加任何外来糖物质,除去水和杂质,损耗率为20%-30%,也就是说,10斤原蜜大约能产七八斤成品蜜。浓缩之后再一次检测,检测合格然后灌装,贴上标签等,不过在出厂之前必须通过“双重检验”——自检和外检,外检由湖北省食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检验。自检与外检均合格方可出厂。 造假顽疾原料成本差距大假蜜驱逐真蜂蜜 与很多行业一样,蜂产品行业里存在的质量与造假问题由来已久,而且掺假造假的手段也在不断翻新,成为影响蜂产品行业正常发展的顽疾。 以蜂蜜造假为例,最开始是往蜂蜜中掺白糖,然后是往蜂蜜中添加饴糖、麦芽糖等,而后又用硫酸来酸解白糖冒充蜂蜜,发展至今就是用粮食转化的糖浆来冒充蜂蜜。造假手段进步主要目的一是为了降低造假成本,二是为了逃避执法监管。 据介绍,现在比较常见的造假花样是用大米糖浆和甜菜糖浆冒充蜂蜜,甜菜是一种含糖量高的蔬菜,相当于甜味剂,无营养成分,消费者买到这样的假蜂蜜,相当于喝白糖水。 集蜂堂工作人员刘志明告诉记者,大米糖浆和甜菜糖浆等果葡糖浆三四千元一吨,而每吨普通原蜜需要上万元,优质的洋槐蜜高达2万元以上,原料成本差3-5倍,因此这些假冒产品可以凭借很低的价格来吸引消费者。再者,假冒产品由于成本低,比真品的毛利润空间更大,能拿出更多的资金用于宣传促销和销售渠道的拓展,所以假蜂蜜、蜂胶给真蜂蜜、蜂胶带来很大的市场冲击,如今的蜂产品市场有六七成份额被假冒产品所占据,而真的产品很难拓展市场,有的还在萎缩。 “养蜂的人在减少,而蜂蜜的终端需求在增加,所以原蜜价格每年都在涨,但我们的产品价格不敢跟着涨。假蜂蜜低价拼杀,对我们的冲击实在太大,涨价会丢失市场份额,不涨价又亏损,很矛盾。”邹卫科深感无奈。 (本报记者)企业心声 检得了卫生检不了好坏国标亟待提高 说起假蜜,集蜂堂的人都有一肚子苦水。在这行里摸爬滚打15年的邹卫科,现在最盼望的就是国家标准能进一步提高。在他看来,现在的国标是卫生标准,而非质量标准,也就是说,检得了卫生,检不了好坏与真假。 以现在最常见的大米糖浆和甜菜糖浆造假为例,国标检测根本“拿它们没办法”,假蜜轻松过关。为了“揪出”假货,集蜂堂除了提高自检能力,还将每一批次的蜂蜜原料都送往秦皇岛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测,一个项目2000元,每年光检测费就花几十万元。 “国内只有秦皇岛和南京这两处的检测机构能查出大米糖浆和甜菜糖浆,检测项目比国标多出十几项,希望国标能早日跟上步伐,门槛越高越好。”邹卫科透露,这几年集蜂堂都在亏损,好在背靠质量这座“大山”,且集团短期内不指望蜂产品来挣钱,所以能始终坚持“良心生产”,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netease 本文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