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b娱乐导航
bob娱乐app官网
分类
邓小平凭借什么能力进入党中央领导层?-bob亚洲杯
发布日期:2019-02-16

1943年8月初,党中央决定邓小平留在太行山领导党政军全局,刘伯承等人前往延安参加整风学习和即将召开的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邓小平凭借什么能力进入党中央领导层?

邓小平参加革命很早,但一直不是党中央领导人,担任129师政委,是他人生的一个新起点,但是,作为师政委抑或之前的副主任、主任,都是副手,他还没有独当一面主持过全局性工作的经历。经过抗日战争这些年的磨练,邓小平更加成熟了。1943年秋,毛泽东决定让邓小平再来补上这一课。

1943年8月初,党中央决定邓小平留在太行山领导党政军全局,刘伯承等人前往延安参加整风学习和即将召开的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29师首长以前两次前去延安,都是邓小平而不是师长刘伯承,主要是前线战事太紧张,离不开刘伯承。这次,不仅刘伯承要走,而且在太行山地区八路军总部的彭德怀、罗瑞卿等人也要走,太行山的重担,毛泽东毅然决定由邓小平来担。

10月6日,党中央决定,中共北方局与太行分局合并,八路军总部与129师合并,由北方局直接领导晋冀鲁豫区的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四个区党委;由八路军总部直接领导129师部队和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四个军区。邓小平接替彭德怀担任中共北方局代理书记,并主持八路军总部工作。这样,邓小平开始负责晋冀鲁豫地区党军政全面工作,成为华北敌后党政军最高领导人。

尽管这时前方的战局已经稳定,抗战胜利的曙光在前,但敌强我弱的态势并没有改变,邓小平要担负的仍然是一副重担。邓榕后来说:

代理北方局书记,主持晋冀鲁豫地区的军政工作,是一副不轻的担子。

让父亲挑起这副担子,是党中央对他在政治上和能力上的双重信任。

对于父亲本人来说,独挡一面,要率领全区军民把仗打好,把根据地建设好,把党的队伍和军队的队伍建设好,还要努力开创新的局面,的确是一个重任。(毛毛著:《我的父亲邓小平》。)

毛泽东和党中央让邓小平挑起这副担子,对邓小平来说,这既是一个重任也是一个严格的考验。因为在这之前,邓小平尚没单独主持一方党政军工作的经历。但是,此时邓小平已经39岁了。他从16岁参加革命开始,经过了几十年的艰苦锻炼,已经具备丰富的领导工作经验,并且他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人。毛泽东之所以让他单独主持华北敌后的领导工作,当然认为他有能力挑起这副担子,对这些工作完全能够胜任。值得一说的是,像以前每次毛泽东对邓小平压担子一样,邓小平都勇敢地担起来了。

在邓小平单独主持晋冀鲁豫期间,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根据地建设稳步发展。其中,有两件事情值得一说。

一是邓小平较早提出和使用“毛泽东思想”一词。

1943年秋在刘伯承等人走后,邓小平于11月10日在北方局党校作了一个关于整风运动的动员报告。其中,他谈到了自己对毛泽东的认识:

……我党自从1935年1月遵义会议之后,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之下,彻底克服了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一扫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气氛,把党的事业完全放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即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直到现在已经九年的时间,不但没有犯过错误,而且一直是胜利地发展着。

……在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党中央的领导之下,我们回忆起过去机会主义领导下的惨痛教训,每个同志都会感到这九年是很幸福的。(邓小平著:《邓小平文选》第一卷。)

这是邓小平总结党的21年历史经验教训时说的一番话。其中,对毛泽东的理解,自然是他的亲身经历和体会。余世诚教授指出:

邓小平在报告中使用了“毛泽东思想”这一科学概念,指出毛泽东思想即“中国化的马列主义”。邓小平的这一认识与当时许多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认识是相一致的。王稼祥1943年7月8日在《解放日报》上发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第一次提出“毛泽东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中国的共产主义”。邓小平是继王稼祥等之后较早提出和使用“毛泽东思想”这一概念的中共党人……

尽管有人对“毛泽东思想”是否是由王稼祥第一次提出表示质疑,但邓小平确实是党内较早使用“毛泽东思想”一词的高级干部。事实上,邓小平在党内较早地认识到毛泽东的正确,这使得他对毛泽东思想的体会乃至认识比一般人早,就不足为奇了。

邓小平对毛泽东的正确认识,最终也使得他为全党所认识。

二是党内对邓小平的认识。

这时,延安乃至各个解放区都在轰轰烈烈地进行整风运动。而整风运动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清算王明错误路线在党内的各种影响,使全党在毛泽东旗帜下达到新的团结和统一。为此,各级干部召开多种形式的座谈会,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在这些座谈会上,像邓小平那些在历史上坚定支持毛泽东的干部们,显现出了他们在历史上的正确性,在整风运动中不仅恢复了名誉而且在党内地位得到提升。邓小平也是其中一员。

延安整风也使全党进一步认识了邓小平。……在整风运动中,中共中央分别召开了许多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的座谈会,其中包括邓小平曾担任主要领导人的红七军历史问题座谈会。中共中央书记处于1941年12月编印的《六大以来》党内文件汇编中,选用了“邓毛谢占”事件的有关文章、报告和决议,供党的高级干部研究党史、分清路线是非时参阅;人们在肯定毛泽东的正确路线的同时,也肯定了邓小于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毛泽东站在一起的正确立场。1943年9月上旬至12月初,为了总结党的历史经验,中共中央连续召开三次政治局会议,讨论王明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战初期的“左”的和右的错误,许多同志在会上批评了王明的错误,有的同志作了自我批评。(余世诚著:《邓小平与毛泽东》。)

邓小平虽然没在延安,既不属那里的那些“批评”别的人之列,也不属那里的“自我批评”之列,但毛泽东没有忘记他。

在11月召开的一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谈到1933年的“邓毛谢古”事件,很动情地说了如下的话:“反邓、毛、谢、古,是指鸡骂狗,邓、毛、谢、古死了三个人,希望邓要为党争气。”(余世诚著:《邓小平与毛泽东》。)

对此,余世诚教授说:“短短27个字,把毛泽东对那场悲剧的性质以及他对逝者的怀念和对邓小平的器重、期望之情,都淋漓地表达出来了。”(余世诚著:《邓小平与毛泽东》,第82页。)斯言不可谓不准确。

毛泽东对邓小平的期望,与邓小平此时在前方卓有成效的工作紧密联系起来,更加显示出邓小平在历史上和在现时的才干。邓小平的老部下陈锡联回忆:

1943年9月,……整个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领导重任,就落在他的肩上。当时晋冀鲁豫根据地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日军实行“三光”政策,造成根据地的生产力急剧下降,又连续两年遭受自然灾害,财政经济极为困难,环境极其艰苦。小平同志以他的大智大勇和驾驭全局的领导才能,指挥军民广泛实施游击战争,以内线与外线紧密配合的方针,主力军、地方军、人民武装三位一体,粉碎了敌人“铁滚式新战法”。同时,积极开展对敌经济斗争,组织和发动根据地群众开展生产节约运动,战胜严重灾荒,并领导全区进行建党、建军、建政活动。(陈锡联著:《追念敬爱的老首长》。)

邓榕则说:

(邓小平)和其他战友一起,领导北方局、八路军总部、129师和晋冀鲁豫解放区,在军事上、政治上、生产建设上胜利地完成了中央交付的任务。(毛毛著:《我的父亲邓小平》。)

邓榕虽然说邓小平是“和其他战友一起”,但是在一元化的领导体制下,作为“总头头”的邓小平自然功不可没,且为党内外关注。

正如全党包括邓小平在内对毛泽东的认识那样,全党包括毛泽东在内对邓小平的认识,绝不仅仅是看他的历史如何,更重要的是依据他在现实斗争实践中所展现的才华和业绩。(余世诚著:《邓小平与毛泽东》。)

而邓小平在“现实斗争”中显露出了他的“才华和业绩”,因此,他不仅获得了毛泽东的器重,也获得党内其他人的认可和信任。

1945年夏,党的七大在延安召开。这是一次具有伟大意义的大会,大会规定把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一切工作的指针。邓小平在晋冀鲁豫主持工作,没有参加这次盛会。可是,人们并没有遗忘他,在大会选举中,邓小平和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以及刘伯承等一起当选为中央委员。6月10日,选举结果公布。七大一共选举出了44名中央委员,按得票多少,以前从不是中央委员的邓小平排第28位。当天毛泽东亲自致电邓小平:

拟在最近举行一中全会,你在七大当选为中委,望接电即赶回总部,待美国飞机去太行时,就便乘机回延开会。(逄先知主编:《毛泽东年谱》(中卷)。)

6月29日,邓小平和卓琳从太行山驻地出发,前往延安。

但是,按照邓榕后来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所说的这个时间,邓小平是在七大一中全会后才从晋察冀根据地出发的,事实上,他并没能如毛泽东期望的那样赶上七届一中全会(已于6月19日召开)。但是,七大对邓小平来说仍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邓榕说:“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是父亲革命生涯又一个重要的起点。”(毛毛著:《我的父亲邓小平》。)这个起点是什么?这便是从此“邓小平进入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余世诚著:《邓小平与毛泽东》。)

七大确实是邓小平一个崭新的起点,且不论他以后在军队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单单在七大会议的十多年时间内,邓小平的擢升是十分突出的。1954年,在七届四中全会上,他被任命为中央秘书长;次年在七届五中全会上,又与林彪一起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而邓小平的这一切擢升,谁都知道,是与毛泽东对他的欣赏分不开的。

郭雅舒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